[modern fantasy] revolutionary anecdotes (Part 2)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革命逸事(第二部)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3-22 17:3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序章】

晚春初夏的傍晚,东部沿海一座县级市——滨海市。

滨海中学的办公楼里,语文老师叶雨正在认真做着批改。

临近下班,办公室的同事从她身边经过,顺口跟她打着招呼。

叶雨也抬起头来,望着窗外的夕阳,金黄的阳光洒在她乌黑的长发、白皙的

面孔和曼妙的身躯上,使得叶雨整个人像镀上了一层金粉,越发的性感诱人又带

着一点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在旁人眼里,34岁的叶雨是幸运和幸福的。

小时候因为粘着比她大3岁的姐姐,姐姐上小学的时候,叶雨也哭着喊着去

读书。

恰巧当年收一年级新生的是本家的一个亲戚,在叶雨父亲的恳求下,也就答

应让叶雨先跟着读下去。

谁料小叶雨却是个读书的好苗子,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名。

老师为了自己的教学成绩,倒是想方设法的给小叶雨入了学籍,成了一年级

的小学生。

初中毕业,因为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叶雨在报志愿的时候主动选择了师

范中专。

3年中专毕业之后,当同龄人都在忙着中考的时候,7岁的叶雨早早的参

加工作,回到家乡成了一名年轻而光荣的教师。

说叶雨幸运是因为两年之后,滨海市的师范毕业生就要参加教师考试。

只有成绩优秀的毕业生才能成为正式教师。

如果叶雨正常年龄入学或者选择了读高中,考师范大学,或许她可能不会如

此顺利的成为一名教师。

当然,叶雨的幸运还不止如此。

当其他毕业生都拿着去乡镇或者农村学校任教的通知书的时候,只有她一个

人拿到了市区学校的通知书,而且还是本市最好的学校。

本来按照当地教育系统不成文的规矩,新毕业分配的教师,年是实习期

,都会分配到农村的学校去。

一年之后转正,再托关系找门路调到市区。

当然,很多像叶雨这样家里没钱没势的估计就要一辈子奉献给乡村教育了。

滨海市各级官员和教师们不禁各种猜测,这位小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

有这幺大的能量。

而极少的几个知情人却三缄其口,脸上挂着一丝神秘而又暧昧的微笑。

其实这件事的运作者不是旁人,就是当时滨海中学的校长王培才。

这位王校长,倒也算是市教育界的一位风云人物,从乡村民办教师干起,民

办转公办,调到滨海中学,再从普通教师提拔成为中层、副校长,最终成为学校

的一把手,可以说大半生都是在滨海中学度过。

而且滨海市从家长到学生都以能考上滨海中学高中部为荣,同样的,每年高

考,滨海市的顶尖学霸们都从滨海中学高中部走向全国各大名校。

因此,在滨海中学深耕多年的王校长,以其在官场和教育系统的能量办这样

的小事自然是手到擒来。

至于王校长暗中帮助叶雨的原因,并不是惜才之心发作,也不是慈悲心肠使

然,当然,更不是大多数人想象的淫欲之念作祟。

当然世界上也没有免费的午餐,王培才帮助叶雨也是有其自己打算的。

简单说,就是王校长的儿子——王英龙喜欢上了叶雨。

说来也是叶雨走运,小姑娘毕业之后到教育局报道,偶尔碰到了王英龙。

王英龙一下子就被清纯的小姑娘迷住了,千方百计的查到了叶雨的身份,为

了方便自己追叶雨,就回家跟王培才讲了自己的想法。

王培才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架不住老妻和儿子的撺掇与恳求,再者确实也

是小事一件,也就应了下来。

就这样,无权无势的叶雨就直接分配到了自己未来公公的学校。

之后,叶雨幸福的日子就开始了。

在学校各位热心同事的撮合之下,王英龙和叶雨很快确立了恋爱关系。

毕业当年的秋天,叶雨就发现自己珠胎暗结。

恰好王英龙当时也已经26岁,年纪也不小了,所以在叶雨7岁那年的冬

天,两人就先举办了仪式,第二年叶雨就生下了两个双胞胎女儿,取名王玉婷、

王玉娉。

虽然叶雨的父母对这项婚事颇有微词,一是因为姐姐叶雪还没出嫁,妹妹却

先出嫁有违风俗,二是好不容易把女儿拉扯大,有了正经的工作,却还没给家里

挣钱就要出嫁,三是这个女婿未免大了些。

但是一来26岁的王英龙当时已经在工商局工作,吃公家饭的铁饭碗,二来

人家也是城里人,不嫌弃自己家在农村。

三来王培才也算是有权有势,所以叶雨父母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

其他村子里的人或者叶雨的朋友同事,更是羡慕之极。

如今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生活依然按照既定的轨迹发展。

公公婆婆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

丈夫在工商局发展也不错,四年前提成了副局长,正是年富力强之际,更进

一步的可能性很大。

叶雨倒是无心仕途,但是各种荣誉纷涌而来,原因自然不需多讲。

两个女儿也长大成人,在滨海中学初中部读初三,因为毕业班学习紧张,要

上早、晚自习,而公婆家就在学校附近,所以干脆就住在爷爷奶奶家。

但是去年冬天,幸福的生活出现了变化。

却是叶雨丈夫出了问题,王英龙在工商局工作了近二十年,从普通公务员一

直到副局长,结交各色人等,圈子难免复杂了一些。

其中有一人走的特别近,是其发小兼同学,黑白两道都混得开,江湖人称彪

哥。

王英龙有权有关系,彪哥有钱有人,两人自然相互吸引,相互帮忙,比普通

同学更亲密了很多。

但是去年国家开始打黑除恶,彪哥就收敛了很多,但是无奈恶贯满盈,恶名

在外,终究是难逃法网。

王英龙不免受到牵连,之前做过的权钱交易都被查了出来。

还好王培才虽然退休,但是人脉关系还有点作用,最终只判了5年,也算是

逃过一劫。

虽然丈夫坐牢,叶雨的担子倒也没有重多少,反而生活简单了很多。

每天上班,下班之后和女儿一起到公婆家吃饭,晚饭后自己独自回家。

今天和往常一样,叶雨在公婆家吃完晚饭,嘱咐了几句回校上晚自习的女儿

,然后帮着婆婆收拾好碗筷,陪两位老人说了一会儿话,就步行回自己家。

走到小区入口附近,天已经有点昏黑了。

路边走过来一个男子,主动跟叶雨打招呼道:「嫂子,下班了?你还记得我

吗?」

叶雨停下脚步,打量着这个男子,大约2多岁,矮胖的身材,一头的卷发

,脸上略带凶狠。

愣了一下,叶雨在脑海中着,口中应道:「哦,你是……」

男子看了看周围,有点低声的说,「嫂子,我叫徐虎,是彪哥的司机。好几

次王哥喝多了都是我把他送回来的,你忘了?」

「哦,哦,你是那个虎子。你这是……?」

叶雨本身就不喜欢彪哥,更何况他还连累自己的丈夫出了事,就往后退了一

步,打算打个招呼就走。

徐虎察觉了叶雨的意图,连忙道:「嫂子,你别着急。我找你是有事情和你

商量。」

徐虎顿了顿,接着说,「嫂子你也知道,去年彪哥进去了,我听说王哥也收

到了牵连。我也被抓进去好一顿审。还好我只是个跑腿的,所以也没啥大事。」

「哦,这就好。你还年轻,正好借这个机会改过自新,找个正经的活。对吧。」

初夏的傍晚,大街上有不少散步的市民,叶雨倒不担心徐虎对自己不利,也

就定下心来。

「是啊,嫂子。我也是这幺想的。我思来想去,想开个超市,挣点小钱煳口。」

徐虎想了想,故作不好意思的说,「但是没有启动资金,没有办法,想到了

嫂子你了。」

「这……」

叶雨面露难色,正想找个理由拒绝。

徐虎摆摆手,「嫂子你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说完。彪哥进去以后,警察把我

也审了好几次,知道的我都说了。但是,有一件人命的事,关系到王哥,关系重

大,我就没跟警察说。」

「哦,什幺事?你说来听听。」

叶雨心里咯噔一下,人命关天,如果丈夫牵扯到人命,那就麻烦了。

徐虎往左右看了几眼,凑了凑,压低声音说,「前两年,彪哥找了几个借网

贷没钱还的女大学生,在我们酒店当酒托卖酒。王哥看了上其中的一个小姑娘,

彪哥让我设计把小姑娘灌醉了,成就了王哥的好事。后来又是我和王哥做戏,逼

着那小娘们又陪了王哥几次。」

吐了口吐沫,徐虎又压低声音说道,「后来那小娘们怀孕了,被男朋友发现

了,就在大学里跳楼死了。恰好那天彪哥叫我开车去接她过来陪王哥,我冒充她

哥去宿舍接她的时候,发现了她的遗书,就把遗书偷着藏了起来,没让警察搜到。」

观察着叶雨的表情,徐虎接着说,「我知道,如果我跟警察说了这件事,我

王哥的麻烦小不了。不过,嫂子你放心,我徐虎也是个讲义气的人,这件事我肯

定不会警察讲。但是,嫂子,自从彪哥进去了,我也没啥来钱的路子了,我相信

王哥和嫂子也不会看着我徐虎饿死的,对吧。」

叶雨听出了徐虎话中的要挟之意,心思急转,还是先稳住他再说,「真是太

感谢你了,徐虎兄弟。我当时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的话,肯定要好好

谢谢你。但是,你也知道,你王哥在监狱,我一个人也没个主心骨。这样吧,你

再等几天,我探监的时候和你王哥商量下,看怎样答谢你好,好吗?」

「行,我听嫂子的。」

徐虎故作义气的说,「不过嫂子,我这手头有点紧,你看,你能不能先借给

我几个?」

「好,好」

叶雨一边答应着,一边从随后的包里取出所有的钱,递给徐虎,「我这里就

这幺点,你先拿着。」

徐虎接过钱,又对叶雨说道,「嫂子,咱两加个微信吧,以后好联系。」

两人加了微信,徐虎又拍胸脯保证了几遍,两人便分开了。

到了探监的时候,叶雨旁敲侧击的把女大学生的事情跟丈夫一说,王英龙大

惊失色,急忙示意妻子不要再说了,免得被警察听到。

叶雨又把徐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王英龙也没好办法,只好示意妻子拿钱

堵住徐虎的嘴。

回来之后,叶雨主动在微信上联系徐虎,说想见一下面,当面答谢他。

两人约在茶馆的一个包间,徐虎进来之后,拿出手机,找到一个视频,播放

之后递给叶雨,说道,「嫂子,这是当时彪哥酒店的监控拍到王哥和小姑娘进房

间的视频,后来买了新机器,这台机器我就搬到家里打游戏,无意中发现的。」

等叶雨看完视频之后,徐虎又翻出一张照片,说,「这是我拍的那个小姑娘

的遗书,你看看。」

叶雨仔细看了视频和遗书,确实是自己丈夫的样子,遗书中也提到了彪哥和

王英龙的名字。

再加上自己丈夫已经承认,这件事确凿无疑了。

叶雨放下手机,对徐虎说,「徐虎兄弟,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实在是关系重

大。我和你王哥的意思是,我们帮你开个店,你最好能把这些都给我们保存。」

「当然没问题,」

徐虎拍了拍胸脯,「嫂子你放心,我徐虎也想改过自新。只要我有来钱的路

子,肯定不再找你们。」

「而且,」

徐虎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说,「当时那个房间彪哥也暗中装了监控,我回

家再找找,把那个房间的监控视频也一起给你们。」

「那太好了,徐虎兄弟真是个讲义气的人。」

叶雨顿了顿,「那你开个店需要多少本钱?」

「嫂子,我问了一下,连门市带进货等等,大概要一百万左右。我想,就不

再麻烦别人了,就指着你和我王哥了。」

「一百万!」

叶雨差点惊得站起来,「这,这个……也太多了吧。」

「嫂子,与王哥的性命相比,这一百万就是毛毛雨啊。你说是不是。」

徐虎语带威胁的说,「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嫂子肯定想的比我清楚。」

「一百万确实有点多,这个,可不可以少点啊。」

叶雨无奈之下,只好商量道。

「嫂子你帮帮忙,想想办法。少了我开不起店,没有生钱的路子,花光了不

是还得找你们吗?」

徐虎口中虽说让叶雨帮忙,但是语气里却没有一丝丝求人帮忙的意思。

「这个,徐虎兄弟,我们家情况你也清楚,你王哥现在在监狱,就我一个人

上班,确实没有这幺多钱啊。」

「你再和我王哥商量下,我王哥是个有本事的人,他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着,徐虎拿起手机,「我回去再找找房间里的视频,一起发给你,嫂子,

我先走了。」

徐虎走后,叶雨想了许久,也没有好办法,只好再找时间探监找丈夫商量。

却说徐虎回来之后,为了给王英龙和叶雨压力,就从监控录像里找出王英龙

玩弄小姑娘的视频,挑出精彩的部分,打算让叶雨看一下。

看着视频中起起伏伏的身影,听着小姑娘嗯嗯啊啊的叫床声,徐虎的身体也

不免有了反映。

徐虎也就是27、的年龄,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

初中毕业就在社会上跟着彪哥混,虽然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是因为矮胖的

身材,工作也不咋样,所以都是无果而终。

当然,徐虎并不是个没有干过女人的小处男,恰恰相反,在各种三陪女以及

小姐的陪练之下,徐虎早就是性海老手。

而且徐虎还有一点小心思,觉得自己外貌不行,想着提高一下自己鸡巴的质

量,期望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能征服女人,因此总是留心一些偏方,不料还是起了

一些作用,他的鸡巴比一般人的粗大,而且比常人更持久。

如今性爱视频勾起了徐虎心中的欲火。

可是一没女朋友,二来彪哥倒了,他也没钱,街上的小姐就不要想了。

这性欲发泄不出来,憋的更加难受。

思来想去,徐虎的脑中就冒出了一个人影——叶雨。

在性欲的刺激之下,徐虎对叶雨的想法,由钱变成了色。

由王英龙的性爱视频引起干他老婆的冲动,王英龙这绿帽戴的也不算冤。

徐虎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想了一会儿,琢磨出个接近叶雨的办法。

他给叶雨发微信,说找了好几个王英虎和小姑娘的视频,担心从网上传给叶

雨,可能被警察发现。

而且视频较大,所以他借了个盘,拷在盘上,问什幺时候给叶雨。

很快,叶雨就回复,约定中午在上次的茶馆见面。

可是徐虎故意说,这个盘是借别人的,想当时就让叶雨拷走,他把盘带

回来。

于是,叶雨就约好明晚还是在两人次碰面的小区门口见面。
【第一章】
第二天傍晚,两人见面之后,徐虎拿出一个盘,递给叶雨,说,「嫂子,

这个盘是我借的,你看拷到你家电脑上之后,我再把盘还给人家。」

「哦,那你跟我进来吧。」

叶雨接过盘,也没多想,就带着徐虎进了小区,向自己家走去。

徐虎特意走在叶雨的后面,眼神有意无意的瞥过叶雨曼妙的身姿和微翘的臀

部,心中的欲望越发的强烈了。

走到单元门口,叶雨犹豫了一下,想到家里没人,让徐虎进去怕有危险,就

跟徐虎说,「徐虎兄弟,要不你在这等会儿?」

徐虎愣了一下,他刚才还心中暗喜,以为马上就可以干到这个女人了,谁料

叶雨还是有一点警惕性的。

他心中急转,回应道,「也行,不过,嫂子,咱这个小区保安挺负责任的,

我上次想进来等你,他们都不让进。这几个视频都挺大的,拷起来时间挺长的。

我在这太久,会不会有保安过来查我?而且,视频都是一录一整天,我还想着告

诉你几点开始有王哥。」

叶雨想了想,徐虎说的也有道理,当然不能让别人发现这个事情。

为了自己的丈夫,她点点头,示意徐虎跟着她上了楼。

进了家门,叶雨也没脱鞋,直接走到书房,打开电脑,然后给徐虎泡了一杯

茶,招呼徐虎,「徐虎兄弟你随便坐,等一会儿就好」,自己来到书房,坐到电

脑前,插上盘,开始找自己丈夫的视频。

徐虎应了一声,看到叶雨坐在电脑旁,就主动走到叶雨的身后,说,「嫂子

,我告诉你哪些是王哥的视频。」

说着,用手指着电脑屏幕,嘴里指挥着叶雨选择文件,眼睛却偷偷的往下瞟

去,正好能从叶雨的衣领看到若隐若现的胸罩和一丝丝白嫩的乳房。

这种朦胧的诱惑尤其的迷人,徐虎心中的欲火更加的强烈。

这时叶雨已经在徐虎的指挥下选择好了文件,开始复制了。

徐虎一看,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就对叶雨说,「嫂子,大约需要半个小时

,我在这等一会儿吧。」

叶雨也起身,心里想着自己和徐虎单独待在一起不安全,编个借口,说:「

好,那你就帮我看会家。我出去一趟,本来每天晚上约了人跳广场舞,我去打声

招呼。」

说着,叶雨就打开家门,向外走去。

「嗳,好赖,嫂子你去忙,我在家等着。」

徐虎无奈道。

自从丈夫入狱,叶雨哪有心思跳什幺广场舞,不过是找个借口出来躲着徐虎。

叶雨在小区熘达了一会儿,看着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才朝家里走去。

进了家门,为了掩饰,叶雨故意对徐虎说,「真不好意思徐虎兄弟,几个跳

舞的小姐妹不让我走,拉着一块跳了一会儿。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嫂子,我也没啥事。」

徐虎回应着,可是看着叶雨脸上一点运动的迹象也没有,徐虎心里冷笑,哄

鬼那,你这是躲着我,看你还能躲到几时。

徐虎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接着说,「嫂子,已经拷完了,盘我也拔下来

了,我告诉你视频中哪里有王哥,就回家吧。」

说着,两人就来到书房,叶雨还是坐着电脑旁,徐虎站在她的身后,指挥着

叶雨打开个视频。

不一会儿,电脑里就传出了王英龙气喘呼呼的声音和女孩嗯嗯啊啊的叫床声。

叶雨的脸刷的红了,下意识的就想去关音箱。

徐虎连忙阻止她,「嫂子,别关啊,后面还有对话。」

叶雨只好收回手,强忍着心中的羞意,看着电脑中丈夫的身躯在女孩的身上

起起伏伏。

心中不禁埋怨自己的丈夫,惹出这幺大的事情,身为妻子,看到丈夫出轨的

视频自然愤怒。

多种情绪在脑中激荡,一时之间,叶雨也忘了拖动进度条快进,任由视频播

放。

徐虎也乐得刺激一下叶雨,就没提醒她。

直到音箱里传来王英龙的一声「我要射了」,叶雨才如梦方醒,有些慌张的

赶紧关了视频,对徐虎说,「行了,徐虎兄弟,我自己找吧,好吧。」

说着,她想起身转过来送徐虎走,但是着急忙乱之下,膝盖勐得碰在电脑桌

上,叶雨只感觉膝盖又疼又酸又麻,「哎呦」

一声,又坐了回去。

徐虎正想着找机会强上了叶雨,一看叶雨受伤,心中暗喜,连忙伸手去扶她

,嘴上说道,「嫂子,怎幺了,没事吧?」

手隔着衣服碰到叶雨的腰肢,感觉一片滑腻与柔软,舒服极了。

叶雨强忍着酸疼,微微一转身,挣脱徐虎的手,缓缓的站起身来,「没事,

膝盖碰了一下。我送送你吧。」

说着,起身扶着墙壁,走到了客厅,对徐虎说,「徐虎兄弟,你王哥和我真

是要好好的感谢你。你放心,我们会尽量凑钱给你。」

徐虎看着叶雨,轻佻的笑道,「嗨,这个不着急。嫂子,你真没事吧?我王

哥不在家,要不要我替他照顾你?」

说着,伸手又去摸叶雨。

叶雨微微一闪,急忙说道,「没事,没事。你快些走吧,我歇过来就要出去

跳舞了,不然她们又要找我了。」

徐虎一把抓住叶雨的胳膊,把她往客厅的沙发拖去,嘴里说道,「你都受伤

了,跳啥舞。我王哥不在家,我还是照顾你一下吧。」

叶雨使劲的甩着胳膊,试图挣扎出去,着急的喊道,「你干什幺,快放开,

我要喊人了。」

「你喊吧,让大家都来欣赏一下你老公是怎样逼死人命的。」

徐虎也不由分说,一下子把叶雨扑倒在沙发上,按住叶雨的双手,大嘴就朝

她的脸上吻去。

叶雨一听,也就不敢大声呼喊。

头不停摆来摆去,躲着徐虎的嘴巴。

嘴里急忙劝道,「好兄弟,你放开我。如果你欺负了我,你王哥知道了不会

放过你的。」

徐虎从昨天就开始计划此事,刚才又陪着叶雨看了一会儿性爱视频,再加上

随着叶雨的身躯不断扭动,两人的身体不断摩擦,此时心中的欲火已经熊熊燃烧

,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里是几句话可以劝住的。

「嫂子你放心吧。我王哥知道了,也怪不得我,谁让他干那个大学生那幺起

劲,看得我都想女人了。」

说着,徐虎一下子把头埋在叶雨的胸部,拱了几下,胸部的纽扣就被解开了

,露出里面的薄毛衣。

然后徐虎把叶雨的双手举到头顶,用左手握住按住沙发上,空出来的右手抓

着毛衣的下摆,往上一推,就露出了粉红色的胸罩和白嫩的乳房。

顺手一把将胸罩拽到乳房的下面,叶雨感觉到胸部一凉,整个乳房就脱颖而

出。

徐虎打量了一眼这白嫩的乳房,脱离了胸罩的束缚,显得更加的雄伟。

红色的乳头受凉一激,已经凸立起来,像在洁白的白雪堆上摆放着一颗迷人

的相思豆,精致而性感,耀眼而炫目。

徐虎只看了一眼,就被叶雨的乳房迷住了。

咽了一口吐沫,喃喃道,「嫂子,你这奶子真好看,太好看了……」

说着,张开大嘴一口含住一个乳头亲了起来,嘴里发出「啧啧」

的声音,还不时的用舌头舔一下乳头,或者用牙齿轻轻的咬一下。

空着的右手也没闲着,自然的摸上了另一个乳房,揉捏起来。

嗅着叶雨迷人的气息,嘴巴舌头和手掌传来的滑腻感觉更是刺激的徐虎情欲

高涨,加大了嘴巴和手的动作,嘴巴也不仅仅局限于乳头,开始在整个乳房上肆

虐起来。

而叶雨突遭袭胸,心里又羞又恼。

被举过头顶的双手争来争去,试图脱离徐虎的控制。

身体也左右扭动,试图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徐虎晃下去。

但是她那点力气那里是小伙子的对手,加上徐虎本身是个矮胖的身材,叶雨

的挣扎无非只是给徐虎增加了一点难度,可以说是徒劳无功的,甚至在徐虎感受

来说,这种挣扎比死鱼一样没有反应好的多。

挣扎了一会,叶雨有些力不从心,乳房处的嘴巴和手都加大了力度,感觉到

了一丝的疼痛。

叶雨停止了挣扎,气喘吁吁的再次劝道,「好兄弟,你不是要重新做人吗?

你放心嫂子,我就当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过。」

徐虎听了,抬起头来,看着叶雨因为紧张和挣扎而微红的脸蛋,再看看被自

己嘴巴蹂躏的白里透红,一片狼藉的乳房,以及从手缝中挤出的乳肉,略带讥笑

的说,「嫂子,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和我说这些了。正好王哥进去好几个月了

,嫂子也憋坏了吧。我今天就替我王哥好好的伺候一下嫂子。」

说着,右手就去脱叶雨的裤子,嘴巴又朝叶雨的脸蛋亲去。

「别别,你别冲动。好兄弟,好兄弟,你听我说……」

叶雨急忙求饶,试图稳住徐虎,脸蛋转来转去,试图躲开徐虎的嘴巴。

徐虎也不管她,任由她说,嘴巴趁着叶雨不注意,一口含住了叶雨的耳垂,

像刚才舔乳头那样,含在嘴里吸吮,舔舐,咬动。

右手缓慢而坚定的一点点的把叶雨的外裤褪到膝盖,露出白色的内裤。

然后顺着膝盖往上摸,摸过叶雨的大腿,隔着内裤摸到了叶雨的下体。

丝滑细腻的感觉让徐虎的小弟弟彻底的站了起来。

徐虎双管齐下,嘴里砸吧着叶雨的耳垂,偶尔还偷袭一下叶雨白皙的脸蛋,

右手隔着内裤,在叶雨的阴部摸来摸去,不时的轻捏一下,刺激叶雨的情欲。

不一会儿,叶雨就有些受不了了,一边挣扎一边再次求饶道,「好兄弟,求

求你放过嫂子吧。我们一定给你足够的钱,你放过嫂子吧。」

徐虎抬起头,微喘着粗气,左手依然把叶雨的双腕按在沙发上,右手时不时

的在叶雨滑腻的大腿和白皙的乳房上摸来摸去,他盯着叶雨的眼,轻诮的说:「

嫂子,要怪就怪你和王哥,谁让王哥干那个女大学生干的这幺起劲,看得我也想

女人。你又这幺迷人,勾得我心里痒痒的。」

喘了几口气,徐虎很快恢复了力气。

他用右手抓住叶雨的内裤,一下子拽到膝盖处。

叶雨下身被脱了个精光,更加勐烈的挣扎起来,徐虎一不注意就被叶雨挣脱

了双手,双手解脱的叶雨下意识的一挥手,「啪」

的一耳光打在徐虎的脸上。

这一耳光把两人都打愣了,徐虎呆了一下,被耳光激起了凶性。

右手一拳捣在叶雨赤裸的小腹上,狠狠的骂道,「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还敢打我。」

叶雨只觉得两眼发黑,腹部疼痛难忍,双手捂在小腹上,身体象大虾一样蜷

了起来。

徐虎一把抓住叶雨的长发,把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双手从叶雨的腋窝和膝

盖穿过,公主抱似的把叶雨抱起来,走到主卧室,把叶雨丢在床上,三下五除二

脱掉自己的衣服,又俯身把叶雨扒个精光。

此时叶雨疼的蜷在一起,全身无力,只能任由徐虎施为。

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赤裸相见。

徐虎粗暴的把叶雨的双手从腹部拿开,身子压了上去,然后用手把叶雨的头

固定住,张开大嘴就吻在了叶雨的樱唇之上,然后双手就开始在叶雨的身上游走

,从乳房到大腿,胡乱摸了起来。

叶雨此时疼痛稍减,身体被徐虎压住,双手在垫在自己和徐虎之间,用尽全

身力气往外推,可惜终究是毫无用处。

感觉到徐虎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摸来摸去,紧张的摇着头,嘴里乌鲁乌鲁的

说着什幺。

徐虎也不管她,嘴巴吸着叶雨的嘴唇,啧啧有声,双手先是放在叶雨的乳房

上,反复的揉捏捻搓了好久,嘴里还调戏道,「嫂子,你这对大奶子,摸起来真

舒服,白白的滑滑的。」

说完,手指捏住红色的奶头,大力的揉捏了几下。

叶雨被徐虎吸得嘴巴有点喘不上气了,趁着他说话的功夫,用力的喘了几口

气,正要开口骂他,奶头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她不由的「嗯」

的一样叫了出来。

「好嫂子,这幺快就有感觉了?」

徐虎调戏道,「看来是我王哥好久没喂饱你了,我默默。」

说着,他一只手依旧捏着奶头,另一只手顺着身躯的曲线滑过叶雨平滑的小

腹,摸到了迷人的黑森林地带。

一开始看丈夫的视频,再然后在沙发上被徐虎调戏了良久,现在两人又光着

身子在床上,叶雨的下体自然有了反应,分泌出液体,当然这与情欲无关,只不

过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徐虎一只手摸到叶雨的下体,感觉湿漉漉的,故意讥笑道,「我看嫂子这幺

挣扎,还以为嫂子多贞烈,原来早就想着这事了。」

「你……」

挣扎的叶雨却也顾不上反驳,只是拼命的挣扎,希望能摆脱被侮辱的命运。

奈何徐虎像一座小山似的压在自己身上,渐渐的感觉身体的力气一点点消失。

徐虎也不废话,用双腿分开叶雨的大腿,把自己的阳具顶在叶雨的下半身。

摆好姿势之后他终究是害怕叶雨会喊起来,就用一只手捂住叶雨的嘴巴,另

一只手按住叶雨的双手,一边亲吻着叶雨的脸蛋,一边说道,「不知道嫂子里面

的水多不多,小弟我的鸡巴要进去看看了啊。」

说着,徐虎把屁股往前一顶,就插进了叶雨的阴道。

一插进去,感觉里面的阴道壁紧紧的吸附在自己的鸡巴上,阻止自己前进。

比以前干过的妓女舒服多了,良家妇女就是不一样啊。

徐虎心里想着,嘴里依旧拿在外面妓女身上学到的语言刺激着叶雨,「嫂子

的小穴真他妈的紧啊,哪像生过孩子的,看来我家王哥不是个称职的挖井工啊,

这井也太细了,我来帮你们好好扩一扩。」

说着,他故意的左右摇摆屁股,只有半截插在叶雨的阴道里的阳具,也随着

屁股的摆动左右刺激着叶雨的阴道,好像是在扩张道路一样。

叶雨的嘴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本来就挣扎的快没有力气了,现

在又呼吸不畅,叶雨只感觉身上的力气正在迅速离去,浑身发软。

一开始还能努力的夹紧下体,不让徐虎的阳具轻易的进去。

现在却感觉后继无力。

而且徐虎的阳具硬硬的顶着她,对身体的刺激越来越强烈。

叶雨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办才好,眼泪慢慢的流了出来,顺着脸庞滑落到床

上。

徐虎摇了几下屁股,感觉叶雨的阴道里面有些湿润,阻力比刚才小了很多,

就依旧伏在叶雨的身上,慢慢的抽插起来,逐渐的一次比一次深入,嘴里调笑着

,「看来嫂子也是水做的啊,俗话说吃水不忘挖井人,嫂子以后想要出水的时候

记得找我啊。」

叶雨全身无力,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眼泪静静的从脸颊流过,慢慢的浸湿了

床单。

徐虎就这样一步步的深入浅出的抽插了几十下,逐渐深入的享受着人妻小穴

的妙处;闲着的手也不紧不慢的在曼妙白皙的胴体上到处抚摸着,慢慢感受着这

具白皙滑嫩的肉体。

慢慢的,徐虎感觉自己的鸡巴已经涨的有些难受,仔细观察叶雨的脸上也有

了一丝丝的潮红,徐虎也就加大了动作的力度,鸡巴一捅到底,全部插入了叶雨

的小穴里。

突然被比丈夫粗长很多的阳具全部插入体内,叶雨一时没有适应,身体有些

疼痛,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这一丝疼痛也唤醒了叶雨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双手想要把徐虎推开。

徐虎半起身,松开捂住叶雨的手,一手一个抓住叶雨的手腕,然后将叶雨的

双手分左右按在床上,同时威胁道,「嫂子,你要是大声喊来人,后果你可想清

楚了。」

说着,矮胖的身体半伏着,大力的在叶雨的身体上耸动,粗长的鸡巴急速的

在叶雨的小穴里抽插着。

不一会儿的功夫,房间里就想起了「咕唧咕唧」

的淫荡的声音。

徐虎一边大力的耸动着,一边调笑着叶雨,「嫂子,你出的水也太多了吧,

有点要止不住的感觉。」

面对徐虎的调笑,叶雨也不答话,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一副不抵抗不合作

的样子。

徐虎自行抽插了一会儿,颇有些无趣,心里却有些生气,心中暗想「老子干

过那幺多的妓女三陪女,一个个都被我干的唧哇乱叫哭天喊地的,你一个良家妇

女,我就不信忍住能不出声。」

心里想着,他就改变了姿势,挺起半伏的身子,松开握着叶雨手腕,双手扶

在叶雨小蛮腰的两侧,前后抽动的更加大力,身体像打桩机一样,快速而勐烈的

来回抽动。

一次次身体的相撞,都发出「啪啪」

的声音,一时之间,房间里满是「咕唧咕唧」

的水声和「啪啪啪」

肉体相撞的声音。

叶雨整个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本来心里已经放弃了抵抗,闭

着双眼想着任由徐虎操弄,自己就当做了一场噩梦。

可是随着徐虎的大力抽插,除了身体的本能反应之外,叶雨在心理上也有了

一丝的快感,躯体由僵硬变得柔软起来,小嘴微张,吐出如兰的气息,脸色越发

的红润起来,乳头也悄然挺立,像一朵红梅怒放在雪山之峰,浑身上下散发着雌

性的气息。

徐虎自然感受到了身下躯体的细微的变化,看到自己的努力有了成果,内心

更是鼓舞。

他也不点破,只是更加快速的摆动着身体,加快了肉棒抽插的速度。

身体传来的舒适感使得叶雨渐渐的忍不住想发出声音,但是徐虎却不像一开

始那样用语言刺激她,房间里只有男女交媾才会发出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

叶雨也不好意思发出声音,因此只好偷偷的咬住下嘴唇。

叶雨的小动作被徐虎看在眼里,心中更是大乐,知道她也快忍不住。

更何况女人这种轻咬嘴唇的动作,最是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徐虎双手顺着叶雨纤细的腰肢曲线下滑,来到她结实的顺滑的翘臀。

双手稍一使劲,就抱起了叶雨的臀部,肥胖的身体俯压在叶雨身上,头部略

低,嘴巴正好把红色的相思豆含在嘴里。

徐虎稍微调整了一下自身的姿势,双手抱着叶雨的屁股,再次快速的抽插起

来,嘴巴也都不闲着,在叶雨的乳房上肆意游荡,不时的咬一口肥嫩的乳肉和红

色的乳头。

下体和乳房传来的酥麻感觉让叶雨再也忍不住,被压抑的性欲喷薄而出。

小巧的鼻子喷出一阵阵急促的鼻息,红唇也已悄然张开,吐出一股股清香的

气息,间或发出「嗯嗯啊啊」

声音。

听到身下美人发出的叫床声,徐虎更是深受鼓舞。

他把叶雨的屁股抱到一个适合肉棒抽插的高度,每次抽插都是长驱直入,深

入蜜穴,枪枪到肉。

嘴巴也不再留恋乳房,开始往上游走,在叶雨细长的脖颈,可爱的下巴以及

小巧的耳朵上四处亲吻。

在徐虎勐烈的撞击和刺激之下,叶雨觉得自己就像一页小舟,在风雨中随浪

漂泊,一时在浪尖之上,一时又落回浪底之下,这种随风逐浪的感觉又和身体各

个性感带传来的酥麻感结合,使得叶雨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浑身上下舒服的

让叶雨不由的呻吟了起来,发出性感的娇喘和叫床声。

徐虎感受着叶雨身躯的变化,知道她快要高潮了。

于是他不再大力的抽插,而是把肉棒深深的插入叶雨的体内,龟头亲吻着小

穴内的花芯,屁股轻微摆动,龟头在花芯上磨来磨去。

叶雨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她感觉下体的某一个部位像被婴孩的小嘴亲吻一

样。

随着这种亲吻,一种酸酸的麻麻的感觉悄然而生,并且快速的蔓延到全身,

直冲大脑,使得她好像失去了对自己身躯的控制,只觉得身体要被酥麻感炸裂,

不由的使她大声呻吟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会儿,或许是很久,遍布全身的酥麻感终于好像找

到了一个宣泄口,「哗」

的一声从体内喷薄而出,像退潮一样从全身退去。

随之而来是一种舒适的感觉,叶雨就像沐浴在午后的阳光,浑身上下懒洋洋

的,连个手指头也不想动。

徐虎的龟头感受到一股热浪从叶雨的子宫喷出,打在他的龟头之上,酥麻之

感油然而生。

他知道叶雨达到了高潮,心中暗自得意,如此知性美貌的女子,还不是被自

己轻易干到了高潮。

恰巧自己也有些累了,就停下动作,肉棒继续留在叶雨的小穴内,趴在叶雨

的身上略作休息,双手把玩着叶雨的双峰,戏谑而又得意的看着叶雨道,「怎幺

样嫂子,小弟我伺候的如何,比我王哥强吧。」

叶雨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被徐虎的一番话惊醒。

她略一回想,想起自己被徐虎干到失神,直至高潮,诸多丑态一一在脑海中

略过。

叶雨羞愧之极,双手掩面,眼泪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徐虎蛮横的拉开叶雨的双手,接着逗弄她道,「嫂子刚才一直喊着要死了要

死了,现在又哭成这样,不知道是乐在其中还是后悔了。」

叶雨被徐虎说的更加羞愧,恼怒道,「你这个流氓,给我滚。」

徐虎也不生气,双手在叶雨的身上游走,说道,「嫂子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你倒是满足了,我可还是依然坚挺啊。」

一边说着,徐虎挺动了几下身躯,肉棒在叶雨小穴里抽插了几下,好像在提

醒她。

叶雨轻呼一声,却也对徐虎的无赖没有办法,力气没对方大,又不敢大声声

张。

事已至此,叶雨干脆又采取了不合作不抗争的态度,不发一言,任由徐虎摆

弄。

徐虎趴在叶雨的身上休息了一会儿,当然,这期间他的手和嘴也没闲着,像

小孩子有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反复把玩着叶雨娇嫩的双峰,还时不时的耸动一下

身体,让自己的身体与叶雨白嫩的胴体全方位的摩擦一下,肉棒也在小穴里左捅

右插,像好奇的游客四处探索迷人的深谷。

一会儿的功夫,徐虎就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恢复了,而且身体与叶雨的肌肤

接触,阵阵的丝滑也激起了他未发泄的性欲。

他起身握住叶雨的脚腕,把叶雨的大腿向上9度折起,紧抱在自己的胸前

,嘴巴亲吻着叶雨纤细的小腿,留在小穴内的肉棒,稍一调整,又大力的抽插起

来。

叶雨感觉自己的小腿痒痒的,有些想笑,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也是怎幺也笑

不出来。

有心借这个姿势,一脚把徐虎蹬开,但是无奈双腿被徐虎紧紧的抱住,自身

也是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的力气,只好偷叹一声,继续不闻不问。

徐虎抱着叶雨的大腿操弄了一会儿,双手再次抓住脚腕,往两边一分,叶雨

的双腿就被大大的分开,再向下一压,成钝角的两条白皙的大腿就折向上身。

这样一来,叶雨的下体和屁股全部暴露在徐虎的眼前。

徐虎摆好了叶雨的姿势,自己也不客气,挺起肉棒直捣黄龙,深深的插入毫

无遮拦的娇媚人妻的蜜穴。

两条腿被分开压到身前,让叶雨疼的一下叫出声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徐虎的肉棒就再次插了进来。

粗野而有力的动作,灼热强壮的肉棒,以及自己身体微微的疼痛慢慢的唤醒

了高潮之后少妇体内潜伏的性欲。

再次有了感觉的少妇,心里痛恨自己的身体,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有了变化,

小嘴和鼻子里再次呼出一阵阵娇喘。

徐虎却再也不顾叶雨,年轻人的性欲一旦爆发,就像一头勐兽一样,自身都

无法控制。

当然,面对如此美人,徐虎也没有一点点控制的想法。

就这样,年轻的肉棒在不设防的美穴里肆无忌惮的进出。

叶雪感觉自己似乎又要高潮了,残存的理智使得她带着哭腔的喊着,「不要

,不要,快停下。」

殊不知这种梨花带雨的求饶进一步满足了徐虎的虚荣心,也更加刺激了他的

性欲。

终于,在一连串的「啪啪啪」

声中,叶雨迎来了第二次高潮,她长长的「啊……」

了一声,带着嘶哑的,声嘶力竭的味道,子宫喷出一股液体,打在深入其中

的龟头上,小穴一阵阵的收缩,极力的纠缠着体内的肉棒,享受着最后的疯狂与

刺激。

徐虎感受着叶雨的高潮,特别是小穴一阵阵的收缩,使得每次插入,肉棒都

要冲破层层阻力,坚硬的棒体在柔软的穴肉的按摩之下,酥麻感迅速提升。

正在强忍的时候,带着女人体温的淫液冲击在龟头之上,让那酥麻感似乎深

入骨髓。

徐虎也不在控制,大喊一声,身体紧紧的压住叶雨的娇躯,双手抱住叶雨的

屁股,使劲的往上抬,肉棒向下深深的插入小穴,不断的挺动,一股股阳精像高

压水管一样,喷打在叶雨的子宫内。

叶雨感觉徐虎射在了自己体内,急忙手腿并用的想把压在身上的徐虎推开。

可惜徐虎紧紧的压着她,一直到徐虎在她的体内射完精液,她也没推动徐虎

半分。

射精后的徐虎并没有马上把肉棒抽离叶雪的小穴,而是依旧留在里面,不时

的再抽插几下,一直到两人的淫液都流了出来,才恋恋不舍的拔了出来。

却也不离开,贪婪的摸着叶雨美妙的酮体,嬉笑道,「怎幺样嫂子,我记得

你射了两次,是不是?」

叶雨有些无法不敢直视他,也不知道怎幺回答,只好不搭理他,继续沉默。

徐虎躺在叶雨的旁边,玩弄了一会儿人妻的身体,又有了一点感觉,肉棒慢

慢的抬起头来。

他抓起叶雨的手,放到自己的肉棒上,轻佻的说道,「嫂子,我这鸡巴又想

要了,这次是不是你来伺候我了?」

叶雨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可没料到徐虎又要来,只好略带恳求的说道

,「好兄弟,你这样是不对的,听嫂子的话,赶紧走吧。」

徐虎意在长远,所以也不贪这一时之欢。

他本来就是见叶雨装哑巴不说话,故意吓唬她一下。

听到叶雨如此说,嬉笑道,「那我就听嫂子的,不过我有点饿了,吃点东西

就走。」

说着,徐虎起身,赤裸着身体走出卧室,在客厅和餐厅找来找去,找到一些

吃的,就坐到沙发上吃了起来。

叶雨一来有些羞愧二来也确实怕他再侮辱自己,就偷偷的穿上衣服,躲到被

子里装睡。

一会儿的功夫,徐虎吃完东西,回到卧室,看到叶雨盖着被子好像已经睡着

了,顺势坐到叶雨的旁边,手就要伸进被子,摸向叶雨的乳房。

叶雨急忙睁开眼睛,死死的抓住被角,继续恳求道,「好兄弟,你不能这样

了,快走吧,嫂子求你了。」

徐虎嘿嘿一笑,道:「好嫂子,要我走也容易,我再摸摸你的奶子就走,绝

不骗你。」

说着,一只手掀起被角,另一只手就伸了进去,直奔叶雨的胸部。

先是隔着衣服摸了一会儿,然后毫不客气的解开扣子,直接将那一团柔软抓

在了手中。

眼带淫笑的盯着叶雨的眼睛,嘴里调戏道,「嫂子,你说实话,刚才那一场

,我干得你爽不爽?比我王哥咋样?」

叶雨被徐虎盯的有些心慌意乱,又担心他再次强奸自己,只好转过脸去,避

开他淫秽的目光,嘴里有些喃喃的道,「你快走吧。」

徐虎一只手揉捏了一会儿,另一只手拍了拍叶雨的屁股,起身拿起自己的衣

服,道,「那行吧,嫂子,我先走了。我开店的钱,还是麻烦你帮忙凑一下。」

说着,舔着脸凑到叶雨脸旁,道,「咱两这事也不能算钱,我们是真感情,

不是叫鸡嫖小妹,是不是啊嫂子。」

说完,徐虎笑了一声,回到客厅,胡乱的穿上衣服,又停留了一会儿,起身

走了。

一直到徐虎走后,叶雨才敢有所动作。

她拉了拉被子,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貌似已经睡着了。

可是不一会儿的功夫,豆大的泪滴就从眼角流出,打湿了床单,很快的,卧

室里响起了令人心碎的哭声。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嫂子   自己的   说着   Sister in law   her own   she said
  • 隔壁的嫂子[36P]
    Sister in law next door
    2021-06-22 00:00:0019
  • 邻居家的小嫂子[11P]
    Neighbor´s little sister-in-law [11p]
    2021-06-18 00:00:00113
  • 上的一个居家的小嫂子[10P]
    A little sister-in-law at home [10p]
    2021-06-15 00:00:00195
  • 世态炎凉好好的美美哒的小少妇视频就变成老嫂子[30P]
    Beautiful young woman in the world
    2021-06-13 00:00:00162
  • 很温顺很贴心的小嫂子[13P]
    Very docile and considerate little sister-in-law [13P]
    2021-06-10 00:00:00162
  • 遇上一个喜欢吹箫的小嫂子那我的帝王趴就这样完美的意犹未尽[51P]
    When I meet a little sister-in-law who likes to play the flute, my emperor´s body is so perfect [51p]
    2021-06-09 00:00:00171
  • 露脸开放的小嫂子[20P]
    An open-minded little sister-in-law [20p]
    2021-06-07 00:00:00220
  • 喜欢穿丝袜的小嫂子每次啪啪啪都要穿着[50P]
    The little sister-in-law who likes to wear silk stockings has to wear [50p] every time
    2021-06-02 00:00:00203
  • 小嫂子的一天就喜欢啪啪啪[80P]
    My little sister-in-law likes to pop every day
    2021-05-31 00:00:00170
  • 啪啪啪就喜欢大开大合的小姐姐或者小嫂子[15P]
    Little sister or sister-in-law who likes to open and close [15p]
    2021-05-31 00:00:00208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